拖鞋蘭.jpg  

去聽馬老師講"入菩薩行",老師講得很生活化,
即使像我這樣既沒歸依過,也沒讀過什麼經書
的外行人,都聽得津津有味。

他講到閉關時,得到最多的反倒是與人相處之間
的磨鍊,舉了個例子,當早上起床時想要好好做
功課了,隔壁同學卻正要開始起床後來一遍的"
例行工作":刷牙、洗臉...包括清上十分鐘的嗓子
...等等。這時怎麼辦呢?

可能每個人遇到這樣的情形,都有合適於個人的
不同處理之道。我想著,是我,會怎麼處理呢?
想著,老師又講了另一個人閉關時發生的類似例
子,她被分配睡在樓梯底下的房間,有些同修喜
歡晚上約了人到佛堂論經,就會在她的正常睡眠
時間,上下樓梯,這下子不得了,就擾得她不得
安眠。

睡不好覺,連帶的是隔天的功課,都會是在精神
不濟的情況下進行,久之,脾氣再好的人也會發
怒。她先是貼了好幾次勸說的告示,卻沒有人當
回事。最後,她下決心再貼它一回,如果沒有好
轉,那就得"work on myself"了。

不知這位虔誠的修行人後面發展如何,但這不是
重點。因為,她想的到要反求諸己,就是跨前一
大步了。

497e8f5a3df1a.jpg  

一邊聽,心裡也衝量著,我呢?我是怎樣面對類
似的事?

其實,隨著年紀增長,已經體會到"山不轉路轉"
,路不轉就是自己轉的道理。很多事的確反求諸
己比較快,但實際上決定這麼做之前,習性所致
,會先希望對方讓步、或者先責怪是對方的問題
,這大概是人性吧!不過,聊以慰己的是,也有不
少時候,念頭冒出來、而且在腦子裡自個兒轉完
後,我的選擇會是自己讓吧!

就像老師講的,更大的事,或者說有意義的事,
應該是趕緊脫離苦海,不讓的話,還要苦很久,
吃苦的事兒,我可不幹。

但有些麻煩事,還真不容易讓步。因此,我特好
奇老師如果面對擾他靜心做功課的人(其實也不
好怪人家,他不過是把自個兒的生活習慣帶到閉
關生活裡呀!),會怎麼做?

繡球花2.jpg  

###

老師提到有關面臨與反應的討論,也就是,從事
情發生時,到自己的對應,老師希望我們能夠學
習在那短暫的時間內挖個水溝──也就是不要立
即回應,要有個瞬間的間隔或空間。

這當然不是說,如果想罵回去,停一下再罵,而
是停一下的瞬間想想,也許就不罵回去了。

年輕時,我是出了名的反應快速、伶牙俐齒,很
容易就自以為有理而咄咄逼人。現在想想,真是
無謂!當時還以為反應快是好事,殊不知因為反應
快,可能做錯了很多事,尤其是因而被我傷到心
的人,在這兒真的誠心向你們道歉。

 

世上沒有什麼事是絕對的,當然也就沒有絕對的
是非對錯,從一方面看是這樣,從另一方面看可
能是全然的相反。因此,我要道歉,再怎麼說,
年輕的我頂多也只能看到有限的視野,不可能縱
觀全貌,即使反應快,壓住了對方,也只是好辯
罷了。

倒是現在的我,自己看得順眼多了。進入中年以後
,愈來愈能遲些反應,先讓所有即時反應留在心裡
打轉兒,其實,坦白說,打過幾轉兒後,想脫口而
出的話,大都不會再想說了。

這點讓我想到以往讀過關於金剛經的書籍,體會到
對人事物要"看得明白,反應遲緩",這點放到人生
應對上,真是受益無窮。凡事轉個念,其實真的就
海濶天空了,人也就愈來愈快樂。

DSCN3258.jpg 

補記/

常覺得自己的懶散,經常干擾表達的準確度;
雖然知道這個缺點,始終沒真的想踏實的改正
過,因為,還是懶。

聽了馬老師的課,有感而發,急著記錄下來;
但心裡有數:可能某些地方又犯了簡化表達的
毛病。因此,特別請前輩幫忙看看,談的是
老師講的課,可不能因為自己不察,壞了老師
的名聲。

這一看,果然看出問題。我的內容簡化了老師
要我們遇事稍緩反應的思惟。反應前的間隔其
實是一種定的修持,在這個瞬間空檔裡所觀照
到的,足以決定接下來的反應,那就看個人智
慧所及。

我自己的經驗是,有時怒氣升起時,想到直接
回應後的一連串後果,無濟於解決問題,就開
始想什麼才能解決問題,想著想著,有時問題
回到自己身上,那就知道不必回應了,有時想
到解決的方向,卻還沒有結論,那,更不必急
於當下回應了,當然,也有很多時候,是因為
了解對方,知道發一頓脾氣也沒用,不想浪費
力氣,那,也就算了,不回應了,各人的問題
各人擔。


前輩講了,老師並不是鼓勵壓抑情緒,而是要
大家反應前運用一下"定"的修持,如果在"定"
了之後,個人的修持還是訴諸大發個脾氣,
那未嘗不是一種圓滿,那可能是當下最好的反
應。至於對方如何,那問題就是他自個兒的。
畢竟,先圓滿了自己,才能幫助他人圓滿。

如此說下來,前面所述:"這當然不是說,如果想
罵回去,停一下再罵,而是停一下的瞬間想想
,也許就不罵回去了。"就不必看了。那是我因
為懶含混帶過的說法。佛的智慧不會只是要弟子
們忍住爾爾。

 

全站熱搜

Michelle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