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SCN2945s.jpg  

不小心看到了洛杉磯當代藝術館(moca),
正在展出Louise Bourgeois九十歲的回顧展,
迫不及待找了個機會就奔去MOCA。

DSCN2951s.jpg  

很喜歡MOCA建築外觀的紅磚綠頂設計,
是傳統的元素,
卻是新的視覺感受。
在灰灰的downtown街道上,格外醒目。
  

DSCN2944s.jpg  

最早注意到Louise Bourgeois,
是因為超現實主義,
卻只見過少數她的創作。
事實上,她的創作生涯橫跨幾乎七十載,
從畫作,雕塑到多媒材創作、裝置藝術 ...
不斷的涉入不同年代裡的藝術風潮,
然而真要歸納她的風格時,
還真難使用某個派別來定義她的作品。

Bourgeois 於1911年出生於法國,
1938年移民到紐約。
1940年代後期,她就已經開始從事三度空間創作。
各種型式的雕塑,佔了她的作品最多的比例,
而且很早就突破雕塑媒材與型式的傳統窠臼。

她在材料應用上的廣泛,
透露出她的實驗與不受限制的本質。
除了比較常見的金屬、木頭、大理石等之外 ,
她大量使用舊衣物的布料以及骨董壁毯,
這個部分可以追溯到家庭淵源。

她的父母從事骨董壁毯(tapestry)
收藏、修復、買賣的家族事業。
從小耳濡目染,她對骨董壁毯也如數家珍。
因此,採用破舊廢棄的壁毯製作雕塑,
似乎是再自然不過的事;
而這,也成了她的特色之一。

1960年代,
她開始嘗試應用石膏、乳膠等可塑性高的新素材,
透過它們從流體到凝固堅硬的材料特性,
創作出一系列變型或有機造型的雕塑作品。
這些作品不僅傳達了她個人
內在的柔軟與堅硬並存、強迫與排斥等矛盾,
並且在未來的藝術表現形式發展上,
扮演了某種程度的開創角色。


透過這場展覽,
才了解Bourgeois幾乎所有的創作能量,
都源始於她的家庭以及童年。
有些心理學家從她的創作以及跟她訪談,
發掘出她的創作,
反映了來自童年經驗的創傷與焦慮等的心理狀態。
她的作品也經常赤裸裸的呈現自傳式的記憶畫面,
而事實上,
這些畫面同時也點出了放諸四海皆準的人性情結,
也因此能夠引發觀賞者的共鳴。

例如,有個大型裝置作品,
描述的是Bourgeois一家人吃晚餐的情形,
昏暗的桌面上是一堆像是屍塊的東西,
原來,Bourgeois對從小一家人吃飯時,
懾於霸道父親而噤聲不語,十分反感,
這種情緒即使到了Bourgeois有相當歲數時,
還一直存在,
進而讓她創作了
將父親大卸八塊吃掉的這麼個畫面。


Bourgeois的母親,專精於壁毯修復,
並且擅長管理與教育,
感覺上Bourgeois很崇拜母親,
即使後來已成為世界知名的藝術家,
她提及母親還是自嘆弗如。
但父親就不同了,
是她童年記憶裡的一塊陰影,
她敘述的父親是個發號施令,
脾氣暴躁的人,一發起火來就要摔東西,
她的母親永遠準備好盤子,
讓暴怒的父親順手摔。
幾乎是跟所有人都處不好的父親,
留給Bourgeois最不堪的記憶,
就是竟然跟她的保姆出軌。

 

另一方面,她的母親則帶給她堅強母性的一面,
她的創作裡有不少是跟母性的強韌有關,
例如"femme maison"探討的內容;
totem(圖騰)系列有一件雕塑,
細細高高的是父親,有點中看不中用的意味,
而母親則是稍矮而粗的那根木頭,
身上還掛了三根象徵孩子的木棒。


近期我們比較熟知的巨大蜘蛛戶外雕塑,
蜘蛛身體下方的囊袋裡有她的孩子,
也是一件表現母性的作品。

看來,家庭對小孩造成的長遠負面影響,
還真是古今中外皆尋常,
相信有不少人到老都還不知道自己的負面價值觀、
甚至某些導致人生失敗的個性,
大都是根植於家庭。
Bourgeois何等有幸,
一輩子透過創作來療傷,
一點一滴藉由創作檢視自己的童年。
可能也是因為這樣的創作方式,
使得她的作品,看似帶點素人的天真、簡單,
但其實很有深度,
能夠直探觀者內在最軟弱的那一點。

別看她很多雕塑作品是帶有素人味道,
其實她的雕塑功力十足,
有人還將她跟羅丹相提並論呢!
她的大理石雕塑最讓我印象深刻的,
是那件她的自我雕塑──
她把自己怪獸化,
創作成一個擁有三對乳房的獸足無頭蹲踞塑像,
十分生動有力,
將身為母親的那種強大力量傳達得挺震撼的!

 

 

*MOCA,成人票十元,周四晚上免費入場,小孩、老人有優待。

入場票上頭可以撕下一張MOCA貼紙,入內就自個兒
把它貼在身上,以資識別。

 

moca3.jpg  

 MOCA販賣相關商品的店門口是個廣場,
陳列了一件巨大的館藏戶外雕塑,
作者是加州當地有名的雕塑家Nancy Rubins。
這件作品採用廢棄飛機拆卸的零件,
你可以隨意想像它是什麼。
 

moca5.jpg  

 

 

全站熱搜

Michelle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