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SCN5580s  

八月初
從芝加哥機場搭巴士到威州Madison,
一路上都是雪白的小傘花,
一直好奇它究竟是誰。

後來在Madison郊區散步,
也是無處不見它的身影,
這才仔細觀察了它們的樣貌,
很像是胡蘿蔔(見胡蘿蔔的花與果) ;
上網查了資料,
得知野生胡蘿蔔確實在美國四處滋生,
氾濫程度讓農業部都將它列為"有害"植物。

此花從含苞到結果
風貌變化多端,
散步時多為傍晚,
此時的金色陽光
將草叢裡的傘花映照得
有若油畫,
且不管它是否危害生態,
在Madison停留的短暫日子,
這花可是讓我享盡了眼福。

DSCN5762s  

在Madison的路旁,
較高的草叢幾乎被野胡蘿蔔花染白,
較短的草皮則是盤據著黃花的豆科草本。

DSCN5447s  

從沒想到胡蘿蔔開花
居然也能形成唯美的花海。

DSCN5853s  

從含苞到結果
此花風貌變化多端。

DSCN5852s  

Madison的夏日極長,
通常太陽到八點許才下山。
向晚的水畔傘花映著水光與天色,
形成曼妙剪影風情。

DSCN5673s  

含苞的花序。

DSCN5669s  

複繖形花序,
總苞片羽裂;

小花還在含苞狀態。

DSCN5670s  

小花從外圍花序開始綻放。

DSCN5568s  

整枝複繖形花序開花時,
整個花序會平展開來,
從底下往上看,
還真像一把漂亮的蕾絲花傘。

DSCN5570s  

說到蕾絲花傘,
這花在北美洲還真有個別名
就叫"安妮皇后的蕾絲 Queen Anne's lace",
主要原因是它的花序有如蕾絲,
而北美洲最早移民主要來自大不列顛英國,
自然做什麼都不忘英國皇室。

DSCN5254s  

小花有五枚花瓣,
花瓣大小不一。

DSCN5259s  

小花有五枚雄蕊,
在柱頭授粉前就會脫落,
柱頭二叉。

DSCN5573s  

看到沒?
複繖形花序的中心有那麼一點紫紅,
那可不是誰在這兒灑了一點顏彩,
而是天然的花青素使然,
讓這朵花變色,
妙的是,就只有花心這麼一朵會變色,
目的只為吸引蟲媒前來。

如此奧妙的大自然機制
看在人們眼中,
無從解釋,
便有了浪漫的傳說──
北美既說這花是安妮皇后的蕾絲,
為了解釋這朵小紅花,
就想像成是皇后縫製蕾絲時
不小心用針刺破手指流出的血染紅的。

DSCN5450s  

花瓣幾乎落盡,
花序又是另一種風景,
綠色子房逐漸長大,
柱頭猶然宿存,
上頭像是白蠟的東西是蜜。

DSCN5571s  

通常花朵凋萎時,
總花序會逐漸從外往內縮,
這柄花序倒是比較特別,
整個花序還平展著,
子房變紅,搭配綠色花序軸與苞片,極美。

DSCN5554s  

花謝時,
這是常見的模樣,
整個複繖花序會朝內彎,
聚合成像是個鳥巢。
有意思的是,
在英國這種花正有個俗名叫鳥巢呢!

DSCN5555s  

果實很有趣,
上頭密生軟刺毛,
看起來像是某種異形呢。

DSCN5588s  

果子成熟時,
整個果序更像一只鳥巢了。

DSCN5589s  

胡蘿蔔的果實為離果,
最後會形成雙懸果,即兩顆瘦果。

一枝複繖花序就能產生這麼多的種子,
遑論無數花海?
難怪它在北美的蔓延程度
已經教政府感到頭痛了。

DSCN5671s  

野胡蘿蔔的初生羽裂葉。

DSCN5445s  

葉子會逐漸裂成如網絡般的羽葉。

 

文章標籤

全站熱搜

Michelle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