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馬仕女裝的首席設計師,
2011
年秋冬季開始,
將由高第耶
(Jean-Paul Gaultier)
換成
已經在
Lacoste
待了十年的
勒梅爾
(Christophe Lemaire)

這則時尚圈的新聞
引發了我的若干回憶與想法。
                                                                                

感覺上,在時尚媒體圈,
似乎擔任愛馬仕這個職位
已達七年的高第耶要卸任,
是合乎預料的;
可,愛馬仕選了勒梅爾,
就引發不少討論,
不少媒體覺得跌破眼鏡。
這種意外勒梅爾成為大黑馬的思考,
原因不外是覺得
:
勒梅爾不是媒體焦點,
很少媒體注意到他,
加上,以為他從來沒有自己的品牌,
而在
Lacoste一待就是十年,經驗缺乏多樣性。 

其實,看到這則新聞時,
我還覺得愛馬仕做了很棒的選擇呢
! 

十幾年前,在勒梅爾以自創品牌出道時
(之前曾為YSL等大品牌工作)

記得大約是
1990
年代末幾年吧,
曾經趁著去採訪巴黎時裝秀時,
在朋友引領下,去過他位於巴黎巷弄裡的
showroom

大概還沒錢做秀吧,是靜態展,衣服不多,
可是看得出他的設計觀──
實穿的前提下發揮還蠻
smart
的創意。
後來有服裝秀了,也去看過,
當時台北有綜合品牌店進過他的服裝,
一貫的年輕、實穿風格,帶有一種清新的氣質。
 

記得有一回他來台北,我還去過那家店採訪他,
一個非常腳踏實地的年輕人,
親切,自然,可愛,
跟其他時尚圈的創意人不太一樣。
 

2001Lacoste聘他為首席設計,
當時真的為他高興,
畢竟沒有金援下獨自經營品牌很辛苦,
而且,覺得
Lacoste
還挺識貨的,
勒梅爾的年輕風格裡有一種自我紀律的穩重,
相信他會帶給
Lacoste服裝好的發展。 

果然,前幾年留意過Lacoste的秀,
覺得他做得很好,
為這個大家只認得它的鱷魚
logopolo
衫的運動品牌,
注入了新意,
卻又保持了老品牌的精髓。
不像有些創意十足的設計師為人作嫁時
只顧著發揮自己天馬行空的想法,
卻沒意識到老品牌的美好傳統
因此像遇到秋風的落葉,飄零褪色。
 

因為愛馬仕這則人事新聞,
還刻意上網蒐尋勒梅爾,
在他的個人網站發現,
其實他的個人品牌一直都維持著,
雖然量很小,但十年下來還是存在,
而且好像只在巴黎某家店裡銷售,
風格跟十年前不太一樣了,
帶點簡約的波希米亞風,我喜歡
!
有興趣的不妨上去看看
:
http://www.christophelemaire.com/eng__ver/
 

勒梅爾以往的設計風格,
或許缺少了驚人的原創性
或是令人期待的戲劇性,
卻是內歛而具有續航力的,
否則,Lacoste也不可能一雇就是十年。 

我猜,愛馬仕之所以在這個時候選擇勒梅爾,
除了信任他的設計能力,
應該也想借重他在
Lacoste
十年的運動時尚商品設計經驗。
十年,不短耶,
在一個歷史資產也很豐富的歐洲貴族運動品牌裡,
累積出的資歷不可小覷
! 

一直很欣賞過去因為工作接觸過的愛馬仕家族經營者,
從不久前過世的上一任總裁
Jean-Louis Dumas

到他的兒子
Pierre-Alexis Dumas

他們都是很有藝術創意、鑑賞眼光、以及經營定見的人物;
他們踏出的每一步,
感覺都是深思熟慮,謹慎再謹慎之後的決定。
就女裝設計來看,
1990
年代末當大家都看好
像迪奧啟用
John Galliano
掀起話題旋風的擢才方式,
愛馬仕卻欽點了冷靜低調的
Martin Margiela

坦白說,當時的媒體反應也覺得有點爆冷門,
然而,
Margiela
的設計
確實樹立了愛馬仕時裝凸顯
本質
的精萃風格,
它的本質不就是
high quality勾勒的低調奢華嗎
?
倘若不是Margiela
的極限風格,
這樣的元素
未必會在那幾年成功塑造為愛馬仕的形象。
 

更有趣的是,接任的高第耶,
跟Margiela幾乎是兩極般的對比。
早在
John Galliano
之前,
高第耶可說是歐洲時尚界公認的
L’enfant terrible
──不按牌理出牌的頑童。
其實,在
Margiela
那一任,
私心覺得愛馬仕該找高第耶,
原因不外是,
高第耶絕對是
Haute couture
的高手,
而他的
showman
風格,
也能為一個時裝不怎麼受注意的精品品牌
帶來戲劇化高潮。
 

不過,對於一個老品牌來說,
跨出每一步都要思及百年之後的永續性,
現在回頭看,反倒覺得
先是
Margiela
,再來高第耶,
真的是很穩健的走法。
只可惜,高第耶的創意
似乎到廿一世紀已經有步入高原期的現象,
並沒有太多受期待的頑童創意展現出來。
(
這個部分當然見仁見智,或許很多人看法不同,
不過,相信大部分人應該同意,
每個創意人都有他的創作高峰,
而此生能有高峰出現已屬難得。
)

日前讀了紐約時報
訪問愛馬仕集團創意總監
Pierre-Alexis Dumas
的內容,
他面對媒體對這次接任者的疑慮,
倒是回應得很好。
他說,做這個決定時,
並沒有刻意避免找一個名聲響亮的設計師,
最重要的考量是才華,
而才華可能是家喻戶曉,
也可能是沒被看到、沒被認識、而確實存在。
 

更深獲我心的是,
依照Pierre-Alexis的說法,
愛馬仕
果然有考量到勒梅爾在Lacoste
的經歷。
他不僅強調,製造馬具起家的愛馬仕是從運動而生,
並且提到,早在
1920
年代
愛馬仕就詮釋過高尚時髦的運動時尚,
他暗示,如今的時尚創意
需要服務到現代都會女性的機能需求,
他期待愛馬仕時裝是
高尚時髦、具有機能性,而且實穿
(chic and functional and easy to wear)

而勒梅爾已經具有這樣的實力。

在這篇訪談裡,
讓人稍稍不舒服的是
記者問了:
勒梅爾有沒有就他對愛馬仕的想法
去做過簡報或畫過什麼草圖?

明眼人都知道,
如果今天是個家喻戶曉的名字要去接這份工作,
這位記者就不會這麼問了。
如果出於好奇,
為什麼不儘快跟勒梅爾做個訪談?

 

 

全站熱搜

Michelle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